论文“灌水”易塌方,学术“桂冠”不好戴

2020年6月1日 0 Comments

论文“灌水”易塌方,学术“桂冠”不好戴

原标题:论文“灌水”易塌方,学术“桂冠”不好戴

当翻车的多了,查处零容忍了,“前车之鉴”自然也就被立起来了。

当翻车的多了,查处零容忍了,“前车之鉴”自然也就被立起来了。

近日,据红星新闻报道,南京邮电大学14级本科生黄某基和其导师桂冠登上知乎热搜。黄某基成功申请到2020年中国大陆唯一一个加州理工大学电气工程系的博士学位资格,却被网友质疑学术不精。其导师桂冠被网友曝出,“其3年半发表300多篇IEEE论文,平均4天发表一篇”,疑似论文“灌水”。

公开资料显示,桂冠是南京邮电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包括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计算机视觉、智能无线通信、压缩感知等,先后承担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据学校官网,近五年来,桂冠已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SCI论文100余篇。

桂冠简介。红星新闻留意到,目前该官网已将有关研究成果删除。南京邮电大学官网截图

IEEE系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每年出版的电气电子和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技术文献约占世界总量的1/3。记者从IEEE Xplore资料网站查询得知,IEEE Xplore收录桂冠论文共有157篇,其中数量最多的是IEEE Access,共发表50篇文章;IEEE Transactions on Vehicular Technology次之,共发表17篇文章。

这效率,估计难有人比肩。一般情况下,一名博士研究生正正经经写一篇论文,可能也要吭吭哧哧花上几个月,有的甚至要几年时间。桂冠发论文的效率的确超出常人很多,引发质疑在所难免。这不能怪网友多疑,毕竟根据媒体跟进的调查发现,这些质疑并不是无的放矢,而需要一场严肃调查。

比如,桂冠在IEEE Access发表的50篇文章,主要集中在2018-2019年,其中2019年就有35篇。而好巧不巧,据南邮官网介绍,桂冠在2018年起担任IEEE Access等期刊编委。所谓瓜田李下,自己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天然就有“不避嫌”的敏感,也比较容易诱发作弊行为。

当然,并不是说在自己担任编委的期刊,本人就不能发表论文了。而是一切要看论文本身的质量,而不是作者身份。如果桂冠的论文确实经得住质疑,那么呼吁调查,也是为其正名。

此外,还有一个细节,桂冠的多篇论文中约一半引文系自我引证,这被网友质疑涉嫌为自己“刷数据”。事实上,桂冠的“主要阵地”IEEE Access,一直以来也声破受微词。据报道,有高校博士生导师指出,桂冠发表论文最多的期刊IEEE Access在通信领域名声不佳,可以说是一本“水刊”。

有意思的是,面对舆论质疑,桂冠关闭了自己的谷歌学术个人主页。这出于何种目的,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并不代表其他渠道就查不到这些论文。近年来,国内高校里不时曝出学术不端行为,无论是抄袭还是灌水,都有不少前车之鉴。甚至,在遭受质疑后,选择“及时下线自己学术作品”的操作手法也不陌生。

如2018年10月,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梁莹涉嫌学术不端、一稿多投,以梁莹为第一或第二作者的中文文献超过120篇,但在过去几年中,其相关学术成果陆续被删除。最后,南京大学经调查认定梁莹存在学术道德等师德问题且情节严重,给予其行政记过处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取消其研究生指导教师资格,调离教学科研岗位等处分。

接下来,“南邮教授被疑论文‘灌水’”一事将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毕竟,个人不爱惜羽毛,那是个人的事,如果因为个人不爱惜羽毛进而影响到其所在单位的声誉,那就是一个集体的事。而学生被质疑后,进而导师也被质疑,这乍看有些意外,其实可能也不排除“一脉相承”的因缘际会。

早在2007年,就有观点指出,“一段时间以来,学术界的浮躁甚至腐败等现象引起了社会各界甚至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论文注水、成果拼凑、搭车得奖、抄袭造假、立项讲求‘短平快’等现象备受诟病。”时至今日,我们还有多少进步空间,或许从屡屡曝出的案例中就可以看出来。

当翻车的多了,查处零容忍了,“前车之鉴”自然也就被立起来了。唯愿后来者能够吸取教训,踏踏实实,方可坦坦荡荡。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与归

编辑 赵瑜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qq.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